朝木

上来发个预告。

呃,总之就是闭关学习。

偶尔诈尸也只是推荐和点心不可能会再产文

关取随意

一年后再见。

【天枫】《梦境》

烂尾!烂尾!烂尾请注意!!

ooc

久违的尝试bgcp……写不出谈恋爱的感觉十分遗憾,因为时间紧急只好选择草草结束,所以十分的烂尾,致歉。


《梦境》


“啊。”

当赤松眼睛看过去的时候,刚好天海浅浅草绿色的眼睛也正在那个地方,两个人的眼睛就像两个在不同地方的端点,突然连成了一条线。虽然是无意识的,但是看向一个人,被看的人突然也看向自己,而且还是个只知道名字的陌生人,即使只是碰巧的对视但还是让赤松的心脏“噗通”的跳了一下表示她一闪而过的惊讶与小小的紧张。

赤松看见...

【影山骨科】《无题》

律完全没有自觉的就往茂夫手里蹭,善于做细致活修长的手指放在茂夫的手腕上,手指圈起手腕的骨头,轻轻的握着茂夫的手。
温度。属于活着的证据的温度。茂夫不敢相信未来既定的事实。过不了多久,他至亲的兄弟身上的温度,将会慢慢的、慢慢的被死神一点点取走本该是他弟弟拥有的温度。
空气弥漫着让人难受的热气。远处白色的殿堂传出属于圣童献给神明的圣曲,悠长的音调从圣童稚嫩的声音中显得缓慢而轻飘,内容是属于神明的语言、歌颂神明的伟大、赞美神明的仁慈。将神明该死而恶心的罪恶一概掩盖。
过于的安静,都好像能听见律浅浅的呼吸声,他合着眼睛,嘴角悄悄的往上抬起。下午的光线很好,这个地方从未有过不被阳光覆盖的情况,即使是律出生那天...

【茂律茂】灵能语c律皮戏

  1. 突然发这个理由有如下几个
    ①太久没发东西,内心不安
    ②值得纪念
    ③证明我这几个月还是有写东西的!

注意,最后一篇为茂律车
除了第一篇是骰输除此都是律o群的月戏

#大扫除
#杂音
#骰输

听惯的女声有序的报道着稀奇的新闻,黑醋中学被谜一样的力量整个搅成碎片卷上高空,又再次原样回到原地没有丝毫的变化,只是变成瓦砾即使如何的努力补救也无法使用。 
明天到学校就能听到吧,不一样的人、不同的嘴,用相同的话语在讨论相同的事件。
七嘴八舌的鸭子讨论着多余的事情。
关上电视机后,空间在昏暗中变得寂静,黑色屏幕倒影出与哥哥相似的脸。用冰冷的、机械的、仿佛是轻碾死蝼蚁的行为,不费吹灰之力就击倒了那些拥有压...

【茂律】《亡十》

之前写的,上个月的东西,已经忘的差不多了
把字拼起来看看就懂的东西√
本来是个系列的东西,但没兴趣写全

《亡十》

这几天影山茂夫的压力有点大,尽管多亏了长期坚持不懈的肉改他已经降低了对筋肉上的压力,但目前学习上的压力是体育锻炼也不能让他减缓的。
数学还差了十来分,这很容易让他无法被第一志愿的高中录取。
所以他每天早上会提前到教室做题,下午放学会特地留在教室直到学生会的学生检查教室,顺便提醒他这个已经面熟的三年级学长回家。他们见多了影山茂夫和他们学生会会长一起出校门进,一来二去叫茂夫哥的也多了,亲切的就像多了很多个开朗的弟弟。
当然,律是谁也代替不了。
做完题目也刚好遇上拉开门提醒的律,茂夫三两下收拾好...

【辉律】《停车位》

原本设定更年轻的,罪恶感很重

请原谅,不会开车。站了个冷门

太困于是就没写下去

OOC


设定

花泽辉气高三 √

影山律高二√


↓↓↓↓↓↓简书↓↓↓↓↓↓


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ae61412b0728

【律灵律】《枪与花》

题目是名人朋友圈语c区区梗
最近在玩语c所以没写文
想想不写东西也不太好
于是把这自述修改了发
改了之后更加啰嗦了……很失败

主律视觉……没什么灵幻出场的成份
这是最大的失败……

严重ooc

《枪与花》

向日葵是在二番街的花店买的,夕阳并不是特别的红艳,天边的深蓝同橙色相容,显出与向日葵的花瓣相似的颜色。
花店的主人是一位上了一定年纪的女性。她把花包好递给我时,说着鼓励的话语被阳光残留下来的温暖包裹。善意的温暖话语就像有次全国模拟考失手,因此考上的名次与预计的相差过大时哥哥说的一样。
因为担心自己弟弟的失落,而紧张的说着弟弟很优秀,下次再努力就好了这种安慰的话。
不论是哥哥还是花店的女主人都不知道这样...

【我福】《晚班车》

看不下去也写不下去—— 自我满足 清空文档   《晚班车》   我们在电话里确认好,八点在那盏坏掉的路灯下碰头。 这条路都是些烧坏或者是附近糟糕的熊孩子砸碎的路灯,最早还是有挺多亮着的,只是伴随时间的推移那些路灯可能也是感到寂寞,在上一个月最后一盏路灯轻轻一闪,结束了这条街夜晚的生命。过于的偏僻导致没有人注意到这附近的照明状况。走长一段路程都没法好好的确认自己是在哪里,但我熟悉这里,我每次来这里都是夜晚所以我学会了一种方法,计算着自己的脚步走基本能确定。 数到五百六十九歩,我停下来。 “晚上好,福泽先生。” “啊、啊——”那个男人似乎刚从思绪中回来,他刚刚或许是在想事,竟然...

下一页 »

© 朝木

Powered by LOFTER